http://www.misuganda.com

疫情之下情趣产业崛起:4400万避孕套脱销成人用

  但是,这会不会成为国内情趣产业发展的一个契机?从1993年第一家情趣用品门店开出以来,中国在这个产业的发展一直都不温不火。

  疫情初期,微信朋友圈、抖音等社交媒体上演了一轮羞羞的讨论,“3天40次是什么梗?”

  原来,一位网友发朋友圈表示,疫情期间和男朋友宅家,想不到两个人参与的其他娱乐方式,居然3天羞羞了40次。

  当疫情在全球蔓延时,知名成人影片网站P站(Pornhub)透露,其在线亿人/天。其中,泰国访问量增长率全球最高达15.4%,其次是意大利13.8%。

  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康乐(Karex)总裁Goh Miah Kiat,也日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,公司的3家工厂停产10天,已经造成了全球1亿个避孕套缺口。

  早在此之前,成都市卫健委就介绍,当地计生保健中心,已通过京东到家等渠道,为群众增加网络领取免费避孕药具的新方式,提供物流送货上门服务。

  恰逢情人节在疫情期间。京东大数据显示,常住地在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福建的用户,情人节计生情趣产品成交额增长较快,其中福建和广东的涨幅分别达231%和196%。

  在那家“亚当夏娃保健中心”的商店,人们能够看到了更多以往没有看到过的东西:带刺的安全套、延长时间的“神油”、震荡器……

  经朋友介绍,套爷找到人民医院院长,希望在医院门口一个门面开店,长谈之后半个月都没人回复。

  最后,院长一排众议才让套爷搬进了一个30平方米的店堂。那里面,凡是与性沾边的,几乎都可以找到。

  直到一个痞里痞气的小伙子,吹着口哨瞎逛进来。小伙子买走了一盒避孕套,价格是9块6。这就是中国第一家性商店的第一笔生意。

  之后,情趣用品小店在街边开始慢慢发展起来。他们长得都差不多,两扇玻璃门写着“性保健”等字样,没有情趣内衣,一般只有器。

  春水堂创始人“春叔”蔺德刚,就曾回忆说,当时的情趣用品特别贵,而且这种东西大伙不会跑几家店比价,进门就是有需求。

  交易过程中,都会觉得不好意思。顾客一进门就问多少钱,无论1000元还是2000元,买了就走。

  很多线下店的玩具、仿真阳具,特别普通的都能达到400-500元。一旦有些造型,比如女性臀部,就能卖出1500元。

  那个时候的情趣用品销售门店,活得很好。30平方米,租金不过3000-4000元,一个月能够赚到3-4万。

  只是,内敛的中国人对性始终持有私密态度,他们更乐于在2003年后崛起的淘宝网上购买情趣用品。

  春叔早就在聊天室做过调查测试,用女孩才会用的ID,设置自动回复:“我是卖成人用品的”。

  测试1个月左右,春叔每天可以有100元左右的销售额。那个时候,他就自己做了一个独立的电商网站。

  只是淘宝上的成人用品卖家攻势太猛。为了获取更多的单量,他们充当“价格屠夫”销售低端产品,原价1500元“女性屁股”几十元就能买到。

  当数以万计的淘宝商家都只要便宜货时,上游制造商就只能生产更为劣质的产品,从而榨取更高的利润。

  此后,春水堂开始专注代工和自营产品的销售业务,搭建起官网和App等销售渠道。

  到2013年,整个电商平台上线种不同类型的情趣内衣,以及40多套不同功能的安全套。

  它曾推出过针对产后女性的iball智能紧致哑铃,与京东众筹平台联合发起众筹。这款产品上线万个,也助推公司每年保持着50%的复合增长率。

  2016年,中国成为情趣用品生产大国,各类产品已占据世界60%-80%的份额。

  情趣电商,也正以超过30%的速度持续增长;仅在淘宝上,成人用品品牌就超过3600个。

  但这个时候,人们看到了当年春叔没有继续的连锁加盟,正在被一个叫做刘波的人推行。

  当时,刘波的桔色成人已经有1000多家连锁店,大约7000万人光顾过这个散布在大街小巷的用品店。

  只是淘宝客们的价格竞争过于激烈,刘波不得不面临租金和消费场景等问题,硬着头皮发展线年,桔色成人用品店首次出现在了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。这里,距离中国大陆第一家成人用品店,不到5公里。

  当线下门店大多是玻璃门上的“性保健”时,桔色成人就像一家便利店,以显眼的橙色装潢,橱窗的里穿着情趣内衣的硅胶娃娃而引人注目。

  为加速扩张,桔色成人甚至对加盟商承诺:如果加盟店开业半年不盈利,开业后第7-12个月可以享受退店政策。

  发展到当下,情趣产业已经逐渐被国人所接受。淘宝曾在2018年公布过一份情趣用品消费者数据,用户群分布在各个年龄层:

  40-00后都会尝试用锁精环,约占他们情趣用品消费总额的3%;而30后仍在坚持买情趣内衣。

  这也助推了不少情趣品牌上市。2016年,春水堂、爱侣健康、他趣、桃花坞等多家情趣品牌登陆新三板。

  2016年,4家公司全部亏损,其中爱侣健康亏损最多,净利润为-3437.02万元。

  此外,春水堂亏损2504.26万元,桃花坞亏损1167.87万元,他趣亏损970.10万元。

  到2019年上半年,爱侣健康亏损913.19万,同比下滑30.59%;春水堂亏损108.48万,同比下滑287.99%;桃花坞亏损1.28万,同比下滑936.99%。

  由于情趣用品的特殊性,稍不注意就被定性为低俗、不雅内容,所以很难和主流广告合作,现有的推广手段很少。

  而在当下的社交电商中,情趣用品同样无法通过用户分享进行裂变,这个行业的营销门槛远高于其他行业。

  而到2018年将这个占比缩减到22%以内后,唯有他趣盈利1768万,却同比提升76.52%。

  纵观下来,中国情趣用品市场其实一直处在重生产轻消费的状况。消费端,2019年情趣用品淘宝天猫交易额达106.89亿元。

  生产端,我国从2016年以来就是全球最大的成人用品生产国,约占市场总量的60%~80%。

  这里至全国各地的每日快递量达2000万件。每年,灌云县依靠生产情趣内衣,创收20亿元。

  一般来说,情趣内衣的销量似乎并不高,但根据卖家的数据,每天的出货量高达2000万,每年73亿次。中国有14亿人口,平均每人每年购买5件情趣内衣。

  灌云县的生产量,拿到全国来讲,其实并没有多少。目前,中国情趣用品的出口/内销比例则是9:1。

  在港资企业积美的生产线 个工人一天就能在厂房生产2 万支假阳具,堆起来就像一座小山。

  这是全球最大的情趣用品代工厂,其为欧洲、美国澳大利亚、 东南亚等2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著名品牌代工。

  但面对海外品牌Womanizer、Lelo,由于没有知识产权,国内的情趣用品生产商只能扮演着这富士康的角色。

  此前,我们曾解析过一款美国零售价为299美元的iPod,你会发现分销和零售成本大约为75美元,硬软件成本大约为144美元,苹果公司要赚走大约80美元。

  而真正生产这部iPod的中国企业,所得到的不过是这些“大约数字”精确后的边角料。

  当时数据显示,这家生产商2015 年、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53.02万元、1910.64 万元,净利润分别为79.14万元、96.51万元。

  制造硅胶娃娃是投资小见效快的生意——打着“高端”“艺术品”标签的仿线万。

  但与京东淘宝上亿个用户相比,蒂艾斯官网平台20余万次的日均浏览量,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可惜的是,我们翻看2019年上半年财报时,这家生产商出现了315万的亏损,同比下滑567%。

  渠道不行、品牌不行、生产厂商不行,情趣产业已经这样疲软10多年了。什么时候,这个产业才会像韩国、日本那样?

  随着80,90后年轻群体走入社会,成为消费的主力军。他们普遍接受现代教育,注重个人幸福,成年人对性用品的接受度已超过93%。

  这就意味着,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。艾媒咨询预计,2020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将突破1300亿。
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有500多家生产企业,业务主要以OEM或ODM为主。他们缺乏国内自主品牌,生产商主要集中于浙江、广东两地,其中规模较大的有深圳积美、辽宁百乐和温州爱侣健康。

  浙江代工厂巨量塑胶,主要为海外品牌如The screaming,NMC,LOVE TO LOVE等等,而国内品牌仅有春水堂和台湾品牌Winlove。

  相对于自主研发品牌,工厂认为接收代加工的订单更为稳定。如果着重推自己的产品,原来的订单就会少很多。

  但是,代工厂的利润大约为成本价的20%-30%。且近一两年由于工厂多了起来,原材料也有50%左右的涨幅。

  首先是产品的特色化。他趣会根据用户需求提供渠道专供产品,并联合其他品牌推出联名款产品,比如和杜蕾斯推出的限量版星空装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